王者荣耀赛事盘口-盘口下注-盘口平台

一个18岁少年如何撬动了NBA和NCAA的体系?

  4月,正当NBA和全世界体育联赛一样正在为何时复赛、如何复赛、未来又要何去何从犯愁的时候,一位少年默默地进入了这个职业圈,并彻底撬开了体系规则的一角。

  18岁的杰伦-格林正式宣布,他将在高中毕业后直接跳过大学,与NBA发展联盟(G League)签约,参加他们的一年发展项目,到明年就直接参加选秀。

  而这个所谓的一年项目,也是NBA与发展联盟总裁亚当-萧华和沙里夫-阿卜杜-拉希姆专门为他开创的先例——他将进入一支特殊队伍,由专业教练指导,与其他顶级潜力新人和老将成为队友,并与发展联盟球队、外国国家队和NBA在全世界的学院队伍展开比赛。

  而格林可以在这一年领到至少50万薪水。这几乎达到了NBA新秀底薪的价格,也远远超过发展联盟球员的身价。

  格林出生在加州,他的篮球之路就跟加州无数天才少年一样,小学就已经在AAU联赛崭露头角,每天训练达到5小时。高一时,格林就已经成为首发(要知道勒布朗长子布朗尼都没有这样的待遇),场均砍下18.1分9篮板,带队打进加州校际联合会(CIF)二级联赛的四分之一决赛。

  他迅速成为了美国校园篮球炙手可热的明星,高二和高三带队夺得CIF二级联赛冠军;高四被《体育画报》评选为全美年度运动员。

  他是毫无争议的五星潜力新秀,到现在仍在2020年ESPN招募榜上排名第一。这样的人才,自然早就引发NCAA篮球名校的哄抢,早在他还不满15岁的时候,亚利桑那大学、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和南加州大学就都为他开出奖学金邀请了。

  但都已经2020年了,不管这些篮球名校底蕴有多么悠久,都无法打动格林一分。他迅速签约金牌经纪人阿隆-古德温(曾经一手把勒高中生勒布朗和霍华德带进NBA),迈入了职业联赛的大门,掘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不信看ESPN今年的选秀预测排行榜,第2名拉梅洛-鲍尔早就拒绝了NCAA,跑去澳大利亚NBL联赛赚钱;第3名詹姆斯-怀斯曼原本在孟菲斯大学效力,但因被NCAA指控违规接受球队主帅哈达威的资助而被禁赛,引发全美愤怒之余,他干脆宣布退圈,直接签约经纪人准备选秀。

  排在第9的基利安-海耶斯虽是美国人,但生活在法国,早在16岁那年就进入了法国职业联赛;第10名RJ-汉普顿高中毕业后作为五星潜力新人,也跑去NBL联赛效力,跟球弟的对决总能吸引大批美国球探漂洋过海去考察。

  总的来说,虽然在ESPN排行榜上的大部分新人都属于NCAA篮球项目,但其中的“离群之马”已经多到了让NBA已经无法忽视的地步。

  去年,发展联盟试图以同样的项目说服汉普顿留在美国,给他开出了12.5万的年薪,但被嫌弃太少,人家直接投奔了澳大利亚的怀抱。

  萧华自然意识到了他们竞争力缺在哪里,因此才敦促阿卜杜-拉希姆加快改革速度,一定要拿出在财务和篮球发展两方面都能吸引顶级新人的方案。

  阿卜杜-拉希姆也说:“NBL确实了不得,很能吸引人。已经有很多美国的孩子——来自德州、加州和乔治亚州这些地方的——要去海外联赛打球,导致NBA球探也不得不筹划海外行程。这不是浪费资源么。NBA就该有全世界最好的篮球发展项目,这些球员本不该去海外寻求一年发展机会,他们应该进入我们的体系。”

  说实线年创办至今,哪怕从“D-League”改名为“G-League”,这个联赛基本就是鸡肋的存在。

  球员实力弱待遇差,到现在也只能坐经济舱出行(因此疫情来袭后NBA迅速宣布将发展联赛赛季取消),为NBA设置的双向合同也不尽合理,完全起不到人才培养库的作用,反倒像个半业余半职业联赛,让NBA球队偶尔在里面淘个宝。

  但若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些顶级新人都能留在美国本土,NBA恐怕也不会着急让发展联盟改制。说到底还是因为NCAA一次又一次地翻车,让NBA最终站到了他们的对立面。

  而NCAA到NBA人才输送链之所以逐渐断裂,NBA如今的门面球星、球员工会前任副主席勒布朗-詹姆斯可谓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在他担任球员工会副主席期间,工会一直在与NBA就废止“一年就位(one-and-done)”规则进行谈判,但到现在也难达成一致。

  “一年就位”规则从2005年劳资谈判后正式被确立,大卫-斯特恩为了消除联盟负面形象(太多贫穷年轻人将NBA当作暴富捷径),终止了高中生参加选秀的传统,为选秀设置年龄限制。他要求设定在20岁,经过谈判拉锯改为19岁,即高中毕业一年后。

  斯特恩在2009年时表示:“我不知道为何我国的建国者认为人到25岁才可以进入国会,但我猜这是个成熟的问题。所以(限制选秀年龄)也是个篮球成熟度的问题。”

  这个规则最终成为了双刃剑,关于不同人事的年轻人不懂承担责任的批评是减少了,但被逼进入大学或海外联赛打个转的球员却累积了怨气。

  从2005年开始球员方对于选秀年限就始终保持反对态度,到2011年劳资谈判,虽然没改规则,但NBA态度已经松动,劳资协议里也呼吁双方成立专门委员会来研究选秀问题。

  等斯特恩退位,萧华上任初期也维护过“一年就位”规则,认为大学才是球员进入NBA的“更好途径”。但随着美国体育人才培养体系的完善,包括AAU联赛体系、国家队培养体系和球鞋企业将资本铺向高中之后,这种在大学这个门槛上一刀切做法已经越来越不合理了。

  废除“一年就位”规则的呼声越来越高,在萧华仍未下决心的时候,勒布朗就率先动手了。

  勒布朗和自己所在的经纪公司老板里奇-保罗最先向“一年就位”规则发起挑战,2018年10月,克拉奇公司签约达柳斯-巴泽利,让他拒绝了雪城大学的邀请,同时也拒绝了发展联盟,而是独辟蹊径,与新百伦签下“实习合约”,基础薪水就有100万。

  实习结束后,他就宣布参加选秀,在首轮末段被选中,本赛季在雷霆做个角色球员,新秀合同起薪有228万。

  不得不说,结合现在的疫情看,巴泽利应该感谢保罗给他早早打下了财务基础。这赛季他的薪水必然会因停赛受到损失,但之前从实习中挣到的钱,起码能让他多点底气。

  NCAA对保罗恨之入骨,去年夏天直接出台“里奇-保罗规则”,给经纪人设置了复杂的准入门槛,基本把排挤保罗的态度写明了。

  保罗也是个狠人,直接在媒体上发表观点文章,痛斥NCAA侵占学生球员的利益,并与勒布朗联手为大学球员争取报酬。在保罗文章发出后仅过了几个小时,NCAA就怂了,在舆论高压下取消了这个新规。

  不久,加州阵营也与勒布朗同声同气,州长纽森做客勒布朗的真人秀节目《理发店》,在节目上亲自签署了“CA-SB206”法案,规定从2023年开始,加州的大学运动员可以利用自己的品牌和人气赚钱。

  鹈鹕状元秀锡安其实就是最好的例子,当他在杜克大学的比赛中受伤,一些媒体和球员甚至认为他应该拒绝再为杜克出战,对他而言,冒着受伤风险以及耐克股市大跌的后果去打他完全不能获利的比赛,实在让人难以接受(不过值得一提的是,科比当时认为他应该继续打,履行完对杜克的承诺)。

  锡安膝盖受伤后第二天,NBA就向工会正式提交修改选秀年限的提案,希望能在2022年把选秀年龄从19岁降到18岁。但正如之前所说,目前关于这份提案的商讨仍停滞不前。

  参与大学篮球当然有助于球员技术的培养和成熟,这里有顶尖的训练设施、可以乘坐私人飞机出行、还能为自己赢得广大的球迷基础。但在时代大背景下,宁愿去挑战NCAA制度、争取自由选择权的人越来越多了。

  2019年,NCAA的总收入超过10亿美元,大部分都来自疯狂三月赛事,参与学校都赚得盆满钵满。但今年,疯狂三月已经因疫情取消了,他们的收入已经遭受暴击。

  这段时间,大批一二年级大学生宣布将参加2020年选秀,密歇根大学前锋伊塞亚-陶德则效仿格林退出大学转入职业,很有可能跟格林一起加入发展联盟的新项目。

  疫情让全世界无数企业都面临着未知。对NCAA来说,这是雪上加霜的打击,就算NBA改革发展联盟的原本用意并非去抢他们的蛋糕,但如果他们再不给点力,赶紧修改霸道的规则、多考虑球员的利益,年入10亿的好日子可能就真要一去不返了。

英雄联盟王者荣耀赛事盘口赛事官网,盘口下注LPL职业联赛,盘口平台全球总决赛,季中冠军赛,德玛西亚杯,国内外赛事,丰富的英雄联盟赛事资讯与各类大型赛事直播尽在英雄联盟赛事官方网站,更多详细内容LPL战队攻略频道。